非洲大地, 他和队友赢得生死较量

2018年5月10日

  高致病性禽流感、甲型H1N1流感、人感染H7N9禽流感……这些让人闻之色变的病毒,,是南京市第二医院副院长、传染病防治专家杨永峰日常打交道的对象。最近一次“过招”,是在非洲大地与致死率高达90%的“超级病毒”――埃博拉进行的60多个日夜的生死较量。

  今年2月,离过年不到一周,江苏省接到国家任务,组建首支以地方为主的医疗队,赴塞拉利昂抗击埃博拉出血热疫情。省卫计委将这一任务交给南京市二院,杨永峰第一个报了名。

  “爸爸,你不要去好不好?”还在上学的女儿恳求道。再看看体弱多病的父亲,杨永峰心里五味杂陈。“我是和传染病打交道的,埃博拉有多危险,我心里很清楚。但作为院里传染科带头人,我必须去;作为一名党员,国家和组织需要我的时候,我必须暂时放下小家。”

  3月13日,杨永峰作为江苏援塞抗疫医疗队副队长率队出征塞拉利昂。“高温酷暑、水土不服、断水断电,当地条件的艰苦远远超出想象。”杨永峰说,就在江苏医疗队援塞期间,当地媒体爆出“无国界医生组织感染28例、死亡14例”的消息,给他们带来很大心理压力。他心里也有恐慌:医疗队不仅要救治埃博拉患者,还要确保医务人员零感染,否则怎么向所有队友和他们的亲友交代?这是一场不能输的仗!

  最易感染、最辛苦的环节是查房,医生需要和患者进行肢体接触,杨永峰和队友合计制定了一套严格的防控流程。“进病房前,医护人员要穿11层防护。面部保护有N95口罩、眼罩、面屏和手术帽4层,身体的保护从内向外有贴身吸汗手术衣、一次性分体手术衣、不透气的连体防护衣和防水手术袍,手套要戴3层手套,脚上要穿防水胶靴和靴套。”杨永峰介绍,最关键的步骤是查房后脱防护服,医护人员要双手一点点把服装反卷起来再放入垃圾袋,整个过程需要25到30分钟,确保服装不碰到任何一寸肌肤。

  “即使这样,他还是不放心。”江苏援塞抗疫医疗队队员、市二院护理部副主任沙莉说,援塞期间医疗队其他队员都轮班休息,只有杨永峰从来没有休息日。“他每天去医院,除了了解病人状况、落实诊疗计划外,几乎每个医护人员出隔离区,他都要通过监控实时提醒。”

  60多个日夜,杨永峰率领的江苏援塞抗疫医疗队累计收治了80例疑似病人,其中有5例确诊病人,4例治愈出院,仅1例老年病例死亡,治愈率高达80%;在如此严格的管理下,我方和塞方工作人员无一例感染,圆满完成了国家任务。完成援塞工作回到市二院时,瘦了一大圈的杨永峰让同科室医生俞海英第一眼愣是没认出来。

  回想起那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杨永峰印象最深的不是其中的艰辛,“当贴有中国医疗队标志的班车经过时,路边的居民、商贩、士兵都会主动打招呼,朝我们竖大拇指,一声声‘China good ’让我倍感振奋和自豪。”

  在平常的工作中,杨永峰则是一位处处为患者考虑的好医生。“我家孩子在南京念书期间,多亏了杨大夫的照顾。”家在山西的袁蕊(化名)告诉记者,孩子因为患有乙肝,性格比较内向,离家到南京上大学后自己特别不放心,“最初我通过杨大夫的个人网站咨询,孩子在南京四年一直都是杨大夫治疗,有时不是杨大夫门诊时间,他也给看。”安徽淮南一位肝硬化患者逢年过节必给杨永峰发祝福短信,“我们一家兄弟、子女都患有乙肝,早把家底掏空了。我第一次来看病钱不够,是杨大夫帮我垫付了做CT的钱,并排除了肝癌的可能。”

  “杨大夫一定注意安全,我们等你回来!”在杨永峰援塞期间,一批“粉丝”在他的个人网站上焦急地等待着消息,他们是杨永峰的互联网病患。2008年,杨永峰创建个人网站,开通至今点击量已达540万次,为6300余名患者提供了健康咨询服务,病人好评量在江苏同行中居首。

  本报记者鹿 琳

  践行“三严三实”

  为党旗增光添彩

上一篇:多措并举, 缓解百姓“看病难”  
下一篇:广西:提高医疗服务费 部分中医服务项目价格翻倍

没有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